世間好物不堅牢,彩雲易散琉璃脆。
做最好的博客模板

行业|文创赋能商业社区,国内外6种典型形态&案例

发布时间:2020-01-11负责编制:南宁新闻网

原标题:行业 | 文创赋能商业社区,国内外6种典型形态&案例

第2690期文化产业评论

目前,我国有10万亿市场规模、20万个社区、1万多家农贸市场、60万个农村。根据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蓝皮书》预测,2030年城市化率达到66%-67%,未来每年都将有1200万-1400万人口进入城市,每年中国都将形成2万个以上的新社区。人口城市化,必然带动郊区商业发展,这些都是文创行业的用武之地,文化创意赋能社区商业的市场空间是真正的蓝海。

作者|刘明涛

编辑|张菁芮

来源|文化产业评论

正文共计4590字|预计阅读时间12分钟

目前,中国社区商业存量面积在7亿平米到8亿平米之间,中国商业地产已经进入存量时代。同时,核心商圈竞争白热化、商业经营同质化、互联网冲击,实体零售业集体低迷。而社区商业却借助消费“最后一公里”的优势,保有相对固定的客流,展现出强大的市场竞争力。

社区商业(Thebusiness community)是一种以社区范围内的居民为服务对象,以便民、利民,满足和促进居民综合消费为目标的属地型商业。社区商业设施介于私密与公共之间,若想成功经营,把握建筑设计的尺度、营造气氛是最关键的因素。也就是说,社区商业在第一步营造设计环节便带有与文化创意不可分割的属性。

RET睿意德中国商业地产研究中心曾发布的《双城记——2017年西南双城商业地产年终盘点》中提到,实体商业可以对传统品牌、空间、文化赋予新的消费内涵,创造新的消费生命。文化创意赋能,为社区居民带来全新的消费体验,是社区商业发展的关键环节。

在国内社区商业领域发展较快的四川成都,2018年出台了《打造社区商业消费新场景构建社区优质生活服务圈工作方案(2018-2022)》,计划到2022年,形成一批文化特色突出的消费新场景示范街区、消费新场景示范社区,进而引领全国社区商业创新发展潮流。2019年12月30日,预见·邻距离——第二届中国社区商业地产节暨中国(成都)社区商业发展大会召开。活动现场,社区商业载体和20余个品牌进行现场签约,实现商业载体和品牌资源的精准对接,再次推进商业社区营造的步伐。

文创赋能社区商业,对社区商业的转型升级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正如专家所言,国内社区商业市场 方兴未艾,文创介入尚且处于起步阶段。

那么,文创赋能社区商业有多大的市场空间呢?

在发达国家,社区商业占据社会商业总支出的60-70%,而目前在中国整体水平还不足30%,这一差距说明国内社区商业还存在巨大的发展潜力。

目前,我国有10万亿市场规模、20万个社区、1万多家农贸市场、60万个农村。根据中国社科院《宏观经济蓝皮书》预测,2030年城市化率达到66%-67%,未来每年都将有1200万-1400万人口进入城市,每年中国都将形成2万个以上的新社区。人口城市化,必然带动郊区商业发展,这些都是文创行业的用武之地,文化创意赋能社区商业的市场空间是真正的蓝海。

那么,如何才能做到文化创意赋能社区商业呢?

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是创新。创新落地遍地开花,文化创意的形式自然是百家争鸣。纵观国际、国内的社区商业,分析文化创意赋能的成功案例,大致有6种典型形态。

一、文化沉浸模式

这一模式在社区商业的诞生地——美国,发展的较为成熟。

和中国的“社区”不同,美国最早形成的是社区,然后才是国家。社区文化一直是美国的一个显著特征。因此,在社区营造方面可谓发挥了文化创意的极致。

比如在波特兰、西雅图、洛杉矶等城市,社区商业的规划和整体布局都由政府亲自操盘、统一确定,在井然有序的社区设计中,融入鲜明的地域特色。商铺之间时常出现的中、大型艺术雕塑让人眼前一亮,数不清的艺术作品与社区商业融为一体,让居民沉浸在文化创意之中,让社区商业中流淌着平和舒缓的气氛,提高消费现场的幸福指数,保证了社区商业市场的规模。

△美国文创商业社区

当我国实体商业纷纷转向“互联网+”、O2O时,美国的社区商业却仍能保持大行其道。美国街区式社区商业和邻里型购物中心的零售额依然占到美国商业总零售额的1/3以上,其网点总数和出租面积分别占到了城市整体商业的95%和70%。值得关注的是,这同时也保证了社区商业地产业的稳定。

在国内也有不少浸渍着文化创意的生活社区,取得商业成功的案例。

中国台湾的范特喜以市民广场为中心,选取步行15分钟范围内的老旧房屋作为改造目标,将闲置老旧建筑进行空间改造,引进微型创业者,打造文化创意群落。这里经营较好的店铺每月能够有不少于300万台币收入,有些店铺开设的网店,可以达到实体店收入的4倍以上。

范特喜微创文化

北京的南锣鼓巷作为旧城居住街区文化遗产的典型代表,确立了以创意商业和文化休闲为核心的自身定位,依靠保护较好的历史风貌和浓厚的文化氛围,吸引了很多国际友人的入驻,沿街开设店铺一百多家,商品销售年总收入破亿元,单日客流量甚至能超过故宫。

南锣鼓巷特色商铺

在这些成功案例中,文化与社区商业形成了相互滋养的共生状态,潜移默化中让消费者沉浸其中,实现消费市场的商业价值。

二、综合服务模式

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提升及消费观念的更新,特别是“新中产”的崛起,人们对社区商业的业态与品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对很多生活品质及精神层面的需求在不断升级。很多居民希望社区商业在商业功能上能够满足更加多样服务需求。满足这些需求的模式中,最具代表性的是 新加坡的“邻里中心”(Neighborhood Center)。

邻里中心又称街坊中心,是集商业、文化、体育、卫生、教育等于一体、为百姓提供“一站式”的服务的综合性市场。

新加坡新一代邻里中心的代表如建成于2017年的Oasis Terraces。

△新加坡Oasis Terraces

Oasis Terraces的特色是医疗健康,还包括公共花园、娱乐场所、健身房、零售区域、餐饮和学习等空间。在邻里中心周边还布置有公立学校、幼儿园和公共绿地等。Oasis Terraces的屋顶都被作为阶梯状的屋顶花园,内部空间与外部结构相呼应,实现了对整栋建筑的最大化利用。这种模式已经在国内的苏州、上海、青岛等地出现。

△温州邻里中心

青岛邻里中心

在这种业态中,文创介入首先体现在中心设计阶段。中心在体现“小而精”“高净值”的同时,合理搭配“商业、办公、休闲”等多项功能,通过文化融入,提供给居民档次更高、功能更全的商业和文娱服务。另外,作为高端服务区域,品牌连锁不可或缺。品牌店的文化创意融入更为灵活,发挥空间更大,体现商业价值也更为直接。

三、功能融合模式

在日本,代表性的社区商业是“商业街协同组合”。这种社区商业在政府的支持下,为社区居民提供教育、文化体育、生活福利等服务,同时不断完善的商业组合,不仅能够取得相当可观的经济效益、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还肩负保护中小商业企业和城市传统文化特色的重任。

△日本商业社区景观

比较有代表性的如六本木社区。六本木是森建筑株式会社历经17年、花费巨资开发的“文化都市”。它是从“住、工作、玩、休闲、学习、创作”等多个方面,进行传统文化创意,形成主题文创社区。

△日本六本木社区

在这里建筑间与屋顶上大面积的园林景观,在拥挤的东京都成为举足轻重的绿化空间。世界知名的艺术家们创作的公众艺术作品和街头设施随处可见,整个城区展现出充满艺术氛围的独特街景。

△日本六本木社区

它的设计思路就是将大型综合体解构为尺度宜人的小镇形态,增加办公、商业与居住活动中探索与邂逅的乐趣,将“艺术”与“智慧”结合,打造成为东京的新文化心脏。同时,它利用强大的资本力量,创造新的城市空间价值,将艺术、创意、绿化带入商务商业空间,提升本质的商务商业形象,成为功能融合型商业社区的代表之一。

四、创意园区模式

从2010年长沙湘园文化创意社区提出“探路”,到2017年天津“堡子里21”文化创意社区开张,从表面看,文创与社区并没有碰撞出商业火花。

天津“堡子里21”

而实质上,文创园区正在悄悄地从厂区、园区到社区、城区迭代升级。在上海交通通达性好的轨交沿线,大量已落成的文创园区成为今日上海的城市名片。上海玻璃博物馆、中成智谷、上海国际工业设计中心、上海移动互联网创新园、复旦软件园、同济创谷、长江软件园、中城长江源等新兴产业聚集地。

△上海文创园区(向左滑动查看更多)

在这里,几乎分不清是园区还是社区,敞开的大门、完善的生活设施、密布的绿化、可供居民休憩的座椅,加速“厂区——园区——社区——城区”迭代升级。打造融入周边环境的开放式社区,让产业要素集聚的文创园区成为了生活气息浓郁的大型社区空间。

△文创商业地产景观

数据显示,2018年上海市文化创意产业实现增加值4227.7亿元,同比增长8.9%,占全市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2.9%。文创园区与社区商业的融合,功不可没。

五、乡村旅游模式

广义的社区可以涵盖郊区和农村。文创和乡村的最佳结合点正是旅游开发。

在韩国,已经有超过100个壁画主题的胡同或村落,并仍在不断增加中,许多已是外国游客必访的景点。

△韩国壁画村落

这一文创模式源于2006年起政府倡导的大规模公共艺术计划。当时韩国选择了32个较为落后的地区,希望能够以公共艺术的方式,改善当地居民的文化生活。成功将梨花洞、弘济洞等贫穷的村子打造成了文创旅游景区。

梨花洞(向左滑动查看更多)

弘济洞

文化创意赋能乡村旅是一种简单有效的社区商业的模式。目前,全国许多地方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全域旅游开发,在文创介入方面,全国各地也有许多成功经验。

四川成都的“幸福公社”正是成功探索之一。幸福公社想方设法、搭建平台,吸引设计师和手工艺人来此安家,打造了“农村是景区、村民是创客、游客是消费者”的乡村文创旅游模式。目前,幸福公社已经达到每年接待30万名游客、30余家文化创意团队入驻的规模,由名不见经传的农村小镇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幸福公社、城里人心中的世外桃源、匠人聚集的文艺乡村。

幸福公社

六、特色营造模式

社区营造源于日本的 “造町运动”我国台湾地区效法“造町”,因地制宜,走出了特色社区商业道路。

台湾文创社区

经过20年的社区营造,目前在台湾共有6000多个特色社区。这些社区大多“营造元素”来自于生活,主要分类包括:生态文创社区、产业文创社区、工艺美术社区、古迹文创社区、族群文创社区等。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的社区商业文创,再现了社区活力,使得文化、产业和经济得以复兴,这对大陆文化社区再造也是极具参考意义的。

只要有合适的土壤,文创的种子就会生根发芽。除这极具代表性的6中模式之外,文青生活×商业、书店业态×商业、休闲公园×商业、街巷空间×商业、垂直森林×商业等多种模式同样让文创、社区和商业完美结合,取得了不错的文化效益或经济效益。

杭州桃李春风

近年来,还有一些经济实体也在默默地践行着“文创+社区+商业”的经营理念。例如房地产企业蓝城集团,以鲜明的中国文化符号打造“理想小镇”,汲取民国风文化创意风格设计社区整体布局,在社区中心位置建设江南园林式服务中心,融合颐养、医疗、餐饮、消费、娱乐及文创市场为一体,无论是设计理念还是商业功能都得到了业主的广泛认可、支持,2019年蓝城自身品牌价值升至162亿元,实现了文化创意与社区商业的融合发展。由此可见,商业地产主动作为,推动文创赋能社区商业,也是不错的选择。

△玉林四巷 爱转角主题文创街区

结语

文化创意具有高附加值、低消耗性等特点,可以通过“文创+社区”的形式,提升社区再造的资源价值,渗透社区商业,形成了主题鲜明的特色社区,推动市场经济实现跨界融合和发展。文创赋能社区商业符合顶层设计的新旧动能转换、经济结构调整、产业转型升级等要求,又拥有可见的巨大发展空间,前途光明。